二小姐(一)

时间: 2017-12-05    阅读: 0 次    来源:文学爱好者网
作者:

不言不语—题记

二小姐,少总刚来电话中说,他已经出门了,10分钟后到苏家大院还说希望您可以汉他一起出游赏雪景。金姨一副温和怜爱的眼神望着一头金色卷发坐在镜妆前低着头好像在看着什么的二小姐说道

“街角每每美的雪景所谓:“银装素裹,分外妖娆”额,我晕;抬头望去雪落下所谓:“沙沙”是伴奏着冬天的交响曲,额,我还晕;飘飘悠悠,让我们欣赏吧啊,额,我更晕”

“雪落如毯,白雾;洒在空枝...双手能否接无色雪花一瓣?怎它落入手中不见?手心一凉已成小小水珠飞散,飞飞空,我自白的白成无”

金姨,您刚才说的是文氏的文子少?我可见到过呢啊,那位可真是高颜值的大帅哥呢啊,我还听说啊他虽然是文氏的太子但为人谦和从不为难下属。安大婶端着刚做好的糕点走进来并展开话痨模式一眼术笑的神情却时时带着卑微的姿态对刚汉二小姐有说话的金姨问道

金姨一直右手平放于左手之上的姿势眼神温和的望着二小姐,听到安大婶这番话并无答意而是眼向下斜望了望做罢

金姨,刚有一份快件,上面写的收件人是二小姐。正在此时蒋大妈拿着一个中等大小的快件箱健步走进并打报告似的神情举止对金姨讲道

上面写发件人了吗?金姨姿势没变只是依然望着那样坐在镜妆前的二小姐并问蒋大妈道

有,英文名字不认识,中文名,好像是:郑楠西。蒋大妈换姿势抱着快件箱并一副似识又不识的神情回答道

哦,这个郑楠西啊,我知道哎,他是郑家最小的小儿子,汉二小姐一样也是很小的时候啊,就去了国外,听说也是近日才回国的呢啊。哎哟,这一回国就送东西来我们苏家,我想啊肯定是我们二小姐啊喜欢的礼物什么呢啊。噢,对了啊,蒋大妈您有见过这位郑楠西吗?我可是见到过呢啊,大高个儿文质彬彬的样子只是皮扶有点黑。安大婶依然是话痨模式时的术笑只多几分得意之神情还不时的轻撞蒋大妈并说道

安大婶请您自重,也请您略以自爱的方式来约束您的言行,以后请您在说“苏家汉二小姐”时不要加上“我们”这个词,谢谢您。糕点您就放在那边的茶几上就好。金姨依然并无转身之意还依双眼向下斜望并对从进二小姐房间眼睛就没打算停止而是以上下左右前后几乎东西南北扫描模式的安大婶说道

噢。安大婶一边走向茶几一边貌似那菜市场中没按自己计划而完成眼前的生意时又咧嘴还小声抱怨还不时的翻着白眼极不情愿的商贩妇人般回答道

哼,叫你这婆子再多嘴的去,我要是有金姨在苏家的这般器重,即刻说话去,把你这婆子辞掉。站在一旁的蒋大妈看到安大婶被金姨说话窃喜却不敢表露而心中念念道

二小姐,您要不要打开来看看,郑楠西送来的快件呢啊?金姨始终右手平放于左手之上的姿势此时更显温和的眼神望着二小姐并说道

“ I wanna say no,Looking at a crowded street ,If hiding from the snow,Listening to my own heart beat。So many people,All around the world 。Iike feels nobody knew me, knew me,no one knew ”

“I can’t nod my head yes,When i looking at clear blue sky and hid in the clouds,I knew,nobody found me,nobody saw me”

“Who hear my in the breeze?Who see my shadows in the trees?Who knows a quicker blood?Who knows travelling flake of snow?no,no,no one knows”

“I Wonder why,When I close my eyes,There are times I think that I am yours,But,Even when I wake,Where are you?I wonder how,I am ill?”

金姨,刚楼下有人来说,文字少、郑楠西两位都已在厅里。

噢,天呢啊,天呢啊,你是说,那两位都已有在楼下的厅里了吗?噢,天呢啊,蒋大妈你快摸摸我的心,跳的好快哦。噢,天呢啊,怎么办啊。蒋大妈你看,我今天看上去是不是也有那么点点的迷人呢啊?这时安大婶完全一副花痴完全已然是忘了自己是谁的表情中对蒋大妈说道

而蒋大妈却很吝啬眼神只是望了望在一旁已飘的安大婶

哦,您两位就是今天新来我们苏家的大婶吧啊?谢谢你们的信任,只是,我也非常抱歉两位,因为,苏家现在内务人员已经超出我的预算。所以...如果以后苏家会有需要,我想我会第一时间汉两位取得联系,这次是真的抱歉两位了啊,谢谢。正在这时,一位优雅端庄的女子走进来并非常礼貌的轻声温和的说道(这位就是主要负责苏家内务的二小姐的三表嫂)

三表嫂非常恭谦的望着金姨的眼神有感并轻缓的、静静的走近二小姐,“哦”然后轻轻心会的一笑,便又轻轻的慢慢的脚步离开了,而金姨见三表嫂的举止心领神会的示意我们也都出去吧啊

原来,二小姐是一直戴着麦在听歌啊,而且手中翻阅的就是那本最爱的书啊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