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回忆

时间: 2017-12-03    阅读: 0 次    来源:古榕树下
作者:
 

  冬天真好,天黑得早,亮得迟,好梦留人。夜长了,很多回忆就在浓浓的夜色中逐渐显影了。

黑夜给了我思考,我想的却全是白天的事。忽然想起了顾城,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美丽的新西兰激流岛,迷人的海滩,静静的小径。这种悠闲,这种舒适,按照悬疑片的桥段,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会发生,没想到生活真的比电影还要扣人心弦。

人们的神经错乱了,人们的关系错乱了,炙热的日光正加速着情节的推进,精心编排的剧本已经不能约束演员进入角色的冲动。哪里还有自由王国?哪里还有美丽的灵魂?在绿卡,地位,欲望的驱使下,一切都是赤裸裸的,也是明目张胆的。其实都在演戏,又都在旁观,一把斧头,一根绳索,将美好的度假变成了血色浪漫。

美好往往都是这样,只能猜到开始,却怎么也猜不到结局。

年仅37岁的生命在此画上了句号,虽然他不是中国诗歌的太阳,但也是耀眼的明星。不知道激流岛有没有歪脖子树,而煤山上有。现在人们到景山公园,都要看看这棵依然生命旺盛的老歪脖子树,它记录了一个朝代的灭亡,又见证了另一个朝代的兴亡。当崇祯皇帝发出“诸臣误我!”的透彻感悟时,能陪着他走到生命终点的人,却只有一个王承恩,曾经献计献策的大臣们早已在谋划着在新的主子跟前邀功请赏。崇祯是不幸的,他的父辈们早已耗尽了国力,身边又被一群善于说大话空话的文人包围着。崇祯无疑也是让人敬畏的,他践行了“文死谏,武死战,国君死社稷”的成祖遗训。一个33岁的年轻皇帝,一个想励精图治的皇帝,内忧外患加速了他的离场,只能让人唏嘘有福无命。

这棵歪脖子树定为“罪槐”,还被铁链加身,顺治用这种方法警示自己的皇子皇孙,并以此来博得汉民族对异族的好感。可惜前人创业非容易,后代无贤总是空。

本来在这个长夜,可以呷一口酒,杯中窥己,但思绪不知怎的,随着酒香飘得这么远。想到了唯灵浪漫主义诗人顾城的遭际,又想到了明朝那些事的结局。两个自恃聪明的人,也确实是两个很有才华的人,都是想要扶大厦于将倾。一个想拯救家庭,一个要拯救帝国,结局是家破人亡,国破人亡,让我心里增加了些许凉意。再多的罪己诏都是那样地肤浅,悲剧似乎就是与生俱来的。谢烨、英儿是顾城值得用生命托付的人,但她们成了顾城精神车堵奔溃的导火索。整个朝堂上的亡国之臣,就成了压垮帝国的一根又一根稻草。

现在冬天的日子不需要熬了,屋子里很暖和。酒杯在手里转动倾斜,酒的浓香不断地溢出,却不见液面下降。这无色的酒,让日子就多了很多回忆,让人浮想联翩。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别人可从你的头像进入你的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查看所有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